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文艺 > 本土原创 > 正文

去大草原的湖边

2019-02-21 11:07 伊犁日报  

周六一大早和朋友去赛里木湖,天气不太好,但沿着高速公路走的时候,乌云渐渐被抛在后面,越往前,天气越明朗。进入果子沟,两边的山上草色青翠,偶尔有未融化的雪像白色的飘带在山坡树影中闪现,云渐渐起来,大朵灰色云朵沉沉欲坠,偶尔有雨滴洒落。出了果子沟隧道,赛里木湖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。沿路往右边望去,远处雪岭云杉耸立的山坡云雾缭绕,没有人,也没有牛羊马群。我们下车往山坡那边走,才发现已经下了雪粒,冷风吹得人打哆嗦,草地上多根毛茛一片一片的黄色花朵耷拉着脑袋,油亮的花瓣上沾着水珠,黄色的鸢尾被风、雨、雪粒打击,冻僵了似的花瓣愈发薄而透明,而一丛丛紧贴地面盛开的点地梅却显得清新明亮。

草地上的水珠打湿了鞋袜,冷风吹,便更觉得冷了。再望向赛里木湖的方向,遥远的地方有一光亮,那是阳光从山的另一边照过来的。我们上车沿路找掉头的地方,打算奔向那阳光照耀之处。

等到了湖边,太阳照耀的地方多了起来,天渐渐放晴,云朵变白,湖水变蓝,雪山变得清晰透亮,一切都那么纯净。

沿着环湖公路前行,路的左边是多根毛茛黄色铺展的草地,草地尽头是雪岭云杉耸立的山峰,再往上,是一片一片又低又大的云朵。风吹云影落在草地上,像是影子的舞蹈。路的右边,鲜花盛开的草地一直铺展到湖边?;粕亩喔?,紫色的一丛一丛的钝萼附地菜,稍大稍高一点的金莲花,簇拥生长并盛开的黄色的鸢尾,其他的叫不出名字的各种草花,在并不强烈的阳光的照耀下,十分动人。

而湖水湛蓝。再确切一点说,其实那并不能笼统地叫作蓝。湖对面的雪山、碧蓝的天空、洁白的云朵,它们的影子落在湖面上,组成了深浅不同的蓝,甚至淡绿,风吹影动,深浅不同的蓝或绿在湖面上波动,微波轻轻荡漾,岸边湖水哗啦哗啦拍着碎石子,远远的湖面上一只天鹅张开翅膀飞了起来,飞了很久又飞到另一个远方,模糊的远方有两个模糊的白影子。眼前是这一切,身后就是微风中摇曳的野花,坐在湖边的人,心里还有什么忧愁?

这美一眼望去仿佛是相似的。因为走了很久,再看湖边,仍旧是一片连着一片的各色草花;再看湖水,还是那么蓝、那么纯净、那么波光潋滟;再看云朵,还是那么洁白、堆积却又并不显得厚重;再看雪山,仍旧那么清晰、洁净。尽管看上去相似,我仍不能说出赛里木湖千万分之一的美,就像那首歌唱的:“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。”

路边遇到游人,听到最多的话语就是“太美了!”“真美??!”“好漂亮!”是啊,除此之外,还能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呢?赛里木湖的美与好,无法用更多的言语来描述。

从前,我总觉得,要说出一个人的好,非得要等到永别之后,十年、二十年过去,再想起那人,才能更容易觉察当时的美好、忧伤,或者荒唐,才能更容易发现当时的那个自己。我同样觉得这种感觉适用于某地。总觉得要永远离开,或者觉得山高水远,这一辈子都再也不能重游,才会渐渐地,在某个不能名状的时刻想起来它的一点一滴,一草一木,一阵风来,一场雨落,或者整个被白雪覆盖的冬天。

但是,赛里木湖不让人如此。赛里木湖,是那个只要你去过一次就能感受它的好的地方,是那个无论你去过多少次都会有新发现、新感触的地方,也是那个会让你词穷的地方。

我一个朋友曾在她的文章里说,此生唯一使她落泪的地方,就是伊犁;此生让她懂得爱和美的地方,就是伊犁。我也想如此仿照:此生唯一使我落泪的地方,就是赛里木湖;此生让我懂得爱和美的地方,就是赛里木湖。

回去的路上,我翻照片,那花朵、蓝天、云层、雪山,分明不像真的。从前有梦,梦见湖水湛蓝,云朵洁白;梦见鲜花盛开,天边云霞如锦缎……

赛里木湖,就是那样一个梦境。(西洲)

责任编辑:王杨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千赢网页手机版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